今期管家婆一句大钱_今今晚买什么马今期_巴菲特为何青睐印度人?|商学院|印度|外企

  • 时间:
  • 浏览:5

  文/新浪财经专栏作家 伊洛 [微博]

  印度人担任跨国公司的CEO、总裁,可能成为一种问题图片、一种趋势。不夸张地说,全球30强公司的高层团队里可能只能 一两张印度面孔,有的是意思和人打招呼。不但全球业界感到了一种显著变化,连印度人买车人在欣喜之余只要免惶恐地追问:要怎样会总爱印度人?

  中国的企业家还在花大价钱寻求和巴神共进晚餐、听上个一言半语的教导,但巴神的眼光却投向了印度的年轻才俊,一个多叫阿吉特-贾恩的人。

  《时代周刊》原来刊文,对印度几滴 出口CEO的问题图片进行评述,提出了几点理由:富于的多元文化体验,善于应对繁复局面,适应高数率竞争,注重商业伦理道德,最后一条,是用英语思考。

  任哪年候 ,在任何问题图片上,企图小葱拌豆腐地三言两语说明印度有的是失之偏颇。《时代周刊》的解析也如是,尽管精彩,也同样引来见仁见智的议论。

  要怎样会外企喜欢用印度人?一种谜团值得探究。

  还在延长的高管名单

  股神巴菲特的一言一行都吸引着世界眼球。中国的企业家还在花大价钱寻求和巴神共进晚餐、听上个一言半语的教导,但巴神的眼光却投向了印度的年轻才俊,一个多叫阿吉特-贾恩(Ajit Jain)的人。巴菲特曾表示,这位伯克希尔庞大的保险业务主管“可能有意成为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的CEO,公司董事会可能会毫不犹豫地把他推上一种位置。”

  据统计,在全球30强公司的主要高层即“CXO(首席某某官)”中,美国人最多,其次只要印度人。

  不仅跨国公司,甚至出产什么CEO的上游产业即全球主要商学院,也逐渐受到印度势力的影响。近两年,哈佛商学院、芝加哥商学院和INSEAD商学院这3所世界级商学院先后选定印度人担任新的院长。

  杜克大学曾有报告称,308年过后 的10年,移民创建的科技企业中,26%的企业拥有一名印裔创始人,比例超过中国、中国台湾、日本及英国裔创始人的总和;从1995年到305年,硅谷15.5%初创企业是由印度人创立的。

  所谓“多元文化”

  印度是个多民族、多种姓、多宗教、多语言、多文化并存的国家。向不同的印度人问同一个多问题图片,可能答案是一样的,会是非常奇怪的事。人人事事有所不同,才是亲们心目中的常态。一树一菩提,一花一世界,印度人对于多样性的理解跟生俱来,理所当然地接受。

  彭安杰说:“到了美国,听别人谈论多样性,嗬,我只要在一种氛围中长大的。”他的父亲是一位印度陆军军官,每过几年就会调动一次岗位,并且 彭安杰的童年总爱搬家。“我当初总爱家属院中的新面孔,统统能要能學會要怎样融入什么可能确立的圈子。”“搬来搬去的生涯造就了现在的我。我很容易交到亲们,能接受各种不同的观点,能变慢适应新的环境。”

  多元文化绝非简单地和稀泥,亲们一体共存,只要在坚守自身文化传统的前提下,接受别人的不同文化形态学 。到美国过后 ,彭安杰看起来像一个多真正的美国人一样,喜欢LADY GAGA,痴迷橄榄球,听各种流行音乐。

  但从他趋于稳定曼哈顿的家,到纽约帕切斯由贝聿铭设计的万事达总部,在这30分钟的车程中,他一路收听播放传统赞美诗的锡克教广播。当然,更显著的标志是,他作为锡克教徒从来不刮的满脸络腮胡子和头顶上的包头。一种切使他显然与众不同,但又神奇地具有了一种亲和力,消除了下属的戒心。

  印度式混乱的磨炼

  在印度寻求秩序,是名符其实的缘木求鱼。统统西方公司看不懂印度,对于和印度政府打交道感到困惑,狗咬刺猬无处下嘴。而这些印度商界精英,正是在一种看似难以理解的严酷环境中磨炼了出来,破茧成蝶,造就了超强的谈判能力、除理繁复事务的迂回能力、综合统筹能力等等。

  《冷酷的钢铁》(Cold Steel)曾描绘了印度米塔尔家族对欧洲最大钢铁公司——安塞乐钢铁的敌意收购过程。在政府、企业管理层及民众的一片强大反对声浪中,米塔尔组建的商业团队从并购交易安排、媒体与政府公关、联盟网络构建、法律壁垒突破直至决策的快速响应,在极为繁复的交易环境中操盘成功,显示了超强的统筹运营能力。在一种并购案前后,亲们的中海油收购优尼科未果。

  世界银行[微博]就商业便利度所做的调查排名中,印度列第134位,几乎趋于稳定世界最末流。在原来的八卦炉中,印度人炼就了火眼金睛、十八般武艺,而一旦到了好这些的环境,比如欧美可能这些新兴市场国家,亲们就像摘了腿上沙袋的轻功高手一样,如虎添翼,所向披靡。

  印度商人的能力突出,是可能印度的商业环境差,这说来真有点儿讽刺,但很可能只要事实。

  印度的教育与竞争

  根据印度近十年最畅销的小说改编的电影《三傻大闹宝莱坞》(一种译名有点儿傻),讲的只要一个多IIT(印度理工学院)学生的反叛事迹,艺术地再现了印度白领精英的心路历程。电影很夸张,但事实更离谱:统统家庭,从孩子六七岁,就可能刚开始英文为亲们十六、七岁时考IIT做准备了。印度理工学院、印度管理学院原来的顶级教育机构,录取比例在几千甚至万分之一有的是常事。

  彭安杰说:“中学毕业时,印度学生最想考进去的大学有的是哈佛,有的是麻省理工,只要IIT和IIM。”

  这两所名校有的是种苦行僧训练营的感觉。建筑未必豪华,甚至显得破旧,学生住的宿舍也非常狭小,教职员工的待遇只要高,只能 高薪引进什么“国际大师”,但什么学校在国际间享有极高声望,学生极为看重亲们在在校学习成绩,所有毕业生均可直入全球30强。我在IIT校园的招聘栏里看得人,这些大公司为提前吸引未毕业的学生,甚至开出了高达五千美元以上的月薪。

  激烈的竞争使印度精英对此习以为常。一旦进入商场,面对国际玩家和本土竞争对手的双重夹击,亲们未必会惊惶失措。相反,亲们非常有适应力,并且 超级自信,是印度商业教育体系与商业环境一重重筛选出来的具有深度创造性与深度纪律性相结合的精英中的精英。

  商业伦理是算不算

  《孙子兵法》风靡欧美商学院,这可能是人所熟悉的旧闻了,而《薄伽梵歌》在西方商界的流行却是方兴未艾的事。这与过多的印度人担任大企业高管的关系,仿佛鸡生蛋与蛋和鸡。

  《薄伽梵歌》是印度史诗《摩诃婆罗多》中关于克里希那与阿君那王子的对话的累积,探讨了统统关于身体与灵魂、内在与外在世界的问题图片,它强调增进自身,通过组织组织结构因素的强大而强大,而非通竞争战胜他人而强大。这给商业经营诸多启示,如以一种更和谐的妙招 来巩固企业可能取得的市场地位,在满足买车人的生存欲望时保住赖以立足的企业和社会生态链等等。

  卢英德在担任百事副总裁时,就坚定选则“健康食品”的概念对百事进行战略转型,一种重大决策除了基于周密的市场研究结果,更是基于她长期追求的健康饮食理念。百事选则了她的决策,最终选则了她作为全球总裁,其中一个多因素,只要她具有这些欧美竞争者所缺少的商业伦理。

  业界专家认为,印度高管考虑一件事,不仅要于己有利,更要考虑惠及更多的人。不仅要赚钱,能要能对民众有点儿是下层民众的生活有所助益。印度商业精英内心深处对道德伦理的强烈追求,据说,仅次于天主教修女和教士。

  强大的印度英语

  尽管统统人对口音浓重的印度式英语颇为不屑,但其实印度的英语教育是浸入式的,全科用英语教学,生活中普遍使用英语,中产阶级以上的家庭对于英语文化极为熟悉,习惯用英语思维、交流。这算不算 英语国家的学生通过后 天学习作为外语的英语仅止于要能在工作中勉强应用有着巨大的不同。

  当然,印度人担任高管,很少会可能亲们的英语只能 暇疵,甚至相反,亲们的英语发音很烂。但亲们的英语思考体现了与西方的文化亲密度,这使亲们尽管上裹包头、下穿长袍,口音很怪,仍然被西方社会轻易接纳,视为同道。

  印度人成要怎样会会都世界30强公司的高管,理由能要能是五花八门的,但不管要怎样会分析有的是马后炮。没能说,什么同样的理由要能有有助于于更多的印度人走向成功。并且 ,有的是统统人认为,彭安杰也好,卢英德也好,亲们是亲们,印度人是印度人。亲们的成功,要归功于亲们买车人的才华和努力,而不仅仅是其印度人身份,尽管印度的一切在亲们身上均有体现。也许亲们只要恰巧身为印度人?就像彭安杰所说,“你未必成为你买车人,是可能你的所作所为,而有的是可能你皮肤的颜色。”

  (本文作者介绍:旅居印度六年有余。现居新德里。2012年底出版《去印度,去印度,带着禅的行囊》。)

  本文为作者独家授权新浪财经使用,请勿转载。所发表言论不代表本站观点。